航空发动机和反推装置部件

航空发动机部件实现耐高温和低磨耗

用于航空发动机的Vespel® 部件重量比金属轻,为军用、民用和工业航空引擎提供高的性能表现。

1953 年 10 月 19 日,杜邦获得了公司第一个聚酰亚胺专利,在不到 10 年的时间里, Vespel® SP 聚酰亚胺航空发动机部件被指定用于 Pratt & Whitney JT8D 涡扇式燃气涡轮发动机。

该发动机用于波音 727 型飞机。 较低的磨耗和摩擦特性、较大的耐温域度、优异的自润滑性能和较轻的重量有助于提高燃油经济性、耐用性并能降低维护成本。 杜邦™ Vespel® 聚酰亚胺部件被指定用于各种类型的涡轮发动机(军用、民用和工业),如涡轮螺桨发动机、涡轮喷气飞机、涡轮风扇发动机、水陆两用、工业和辅助动力设备。

杜邦为航空航天应用提供种类繁多的聚酰亚胺,提供定制零件或型材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 1992 年,杜邦收购了 Tribon(1976 年成立于美国俄亥俄州),这让杜邦同时拥有了聚酰亚胺基材,非聚酰亚胺聚合物合成材料和部件集成化能力(例如衬碳金属组件),满足客户在航空发动机,发动机机舱,以及反推装置的应用需求。

具有良好散热性

采用 Vespel® SCP 聚酰亚胺,配以先进填料技术,使得耐热和耐化学性高于之前的聚酰亚胺,同时提高了 5% 压缩强度,60% 的抗张强度。 Vespel® SCP-50094 和 SCP-5050 很好地匹配铝材和钢材的热膨胀系数,通过延长聚酰亚胺组件的耐磨期限、提高的发动机效率,同时延长在极端热条件下的使用寿命,降低发动机使用成本。

降低发动机运行成本

航空发动机的压缩机部位通常包含与同步环启动(使大量变距定子叶片摆动)关联的枢轴点。 变距定子叶片衬套和垫片、同步环衬套和衬垫以及曲柄衬套之间的摩擦决定着执行器的尺寸和需要的压力。

较小的执行器可减少成本,降低重量,并节省空间和燃料。 高摩擦系数的金属组件会迫使执行器力量上升,使金属与金属之间产生摩耗,因此带来昂贵的维修费用。 Vespel® 部件让体积更小,重量较轻的执行器得以使用使用成为可能,通过节约燃油成本、消除金属与金属之间的摩耗,从而延长维修周期。

降低反推装置重量与成本

反推装置是在飞机着陆之后、通过重新定向航空发动机的推力从而帮助飞机减速的系统。 换向器通常采用级联设计,依靠轨道和促动器来部署和装载换向器。

Vespel® 部件用作拨轨器衬层和滑块搭配在较小的、重量较轻的促动器中,可提供低摩擦和低磨损,以及良好的耐化学性和耐热性,从而实现燃料成本节约。

全球合作带来全新设计

杜邦材料科学家、应用开发人员和工程师利用广泛的检测功能,与航空航天客户在全球范围内积极合作以识别新需求。 我们在指导材料研究和新部件开发方面与客户协作,满足新一代航空航天工程功能与节约的要求,并帮助航空航天工程师选择适合自己需求的产品。

杜邦品牌

信息与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