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和医生协力合作对抗埃博拉病毒(Ebola)

在埃博拉疫区工作的医护人员正在穿戴杜邦™ Tychem® 防护服与附件
在埃博拉疫区工作的医护人员正在穿戴杜邦™ Tychem® 防护服与附件

2013年埃博拉病毒危机悄然开始并爆发,成为21世纪最大的健康危机之一。

最初这种病毒波及的范围很小,仅小部分人受了感染。2013年12月,在西非几内亚一个名为美良度的遥远山村里,两岁大的小男孩Emile Ouamouno出现了一系列症状(包括发烧、头痛和腹泻),仅几天时间即不治身亡。

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埃博拉病毒悄然开始爆发,且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随后该病毒的蔓延情况才被公布——负责应对埃博拉病毒的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特别代表Bruce Aylward博士称其为“恐怖病原体”。

甚至在将这种病毒性出发热症状确定为埃博拉病毒后,人们仍然不清楚病毒的起源。有些人认为野味(西非的主食)是引起病毒的根源。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新闻报道,另外有些人推断,年幼的男孩Emile 在其生命的某个时刻曾接触过来自几内亚森林的患病果蝠。

因其感染者可能毫无症状,因此他们前往邻国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时并未被检查,使得这种传染性很高的疾病广泛传播开来。根据疾病控制中心提供的数据,最终西非的受灾人数超过28600人;且死亡人数至少达到11300人。

正在穿戴杜邦™ Tychem® 防护服的医护人员

正在穿戴杜邦™ Tychem® 防护服的医护人员

杜邦™ Tychem® 防护服标签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2014年8月,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爆发后,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采用最高级别的应对措施,并派遣医护人员前往西非。人道主义组织还加派了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一个非政府组织—无国界医生组织—在该地区的工作人员数量曾一度达到将近4500人。

虽然一直在研究埃博拉病毒,但是迄今为止尚未研制出抵抗该种病毒的药物或疫苗。由于该种病毒通过与感染者的血液、身体排泄物或器官直接接触而得以传播,《纽约时报》的一篇社论指出,“传统的公共卫生措施......仍然为西非控制传染病的最佳选择”。

采取强制性措施诸如洗手、燃烧患者的衣服和被褥以及使用氯气喷洒墓地之类的基本卫生措施之后,可能发展为流行性疾病的埃博拉病毒蔓延开始得到控制。

针对医护人员制定的全面个人防护装备(PPE)计划也发挥了积极作用。PPE计划强制性要求医护人员身穿连体服和其他防护服。自从实施PPE计划后,医护人 员的死亡率显著下降。杜邦™ Tyvek®和Tychem® 等个人防护服及辅助产品发挥了保护屏障的作用,从而帮助挽救了许多生命。

2015 年12月,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将使用杜邦™ Tychem® 防护面料制成的约翰·霍普金斯(Johns Hopkins)特制防护服选定为首批预防埃博拉病毒资助项目。这款防护服的一大创新在于在背面安装拉链以及采取“茧式”脱除方法,使其比传 统样式更容易脱卸,从而进一步降低传播病菌的可能性。如果再次发生埃博拉式传染性疾病,则将会更容易控制病原体。

世界卫生组织称,解决西 非埃博拉病毒危机离不开三个要点:“非凡领导力、快速适应性和持续创新性”。2016年3月西非埃博拉病毒被列入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PHEIC)。即便如此,Aylward博士提醒大家:埃博拉病毒危机并未完全结束。“这种传染性疾病虽然得到了控制,但还继续存在。我们已将患病率控 制得非常非常低,接近于零,但我们尚未达到零患病率的目标。从现在起努力达到零患病率的目标仍然是一项真实存在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