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 Rossa帆船建造工人选择Tyvek® 连体防护服

为2007年美洲杯帆船赛建造LUNA ROSSA帆船的专家团队选择了杜邦Tyvek® 特卫强® 连体防护服,帮助保护工人在帆船建造过程中免受危险物质的伤害。

在巴伦西亚为2007 年美洲杯帆船赛建造新LUNA ROSSA帆船的团队由22位国际高级专家组成,总共使用了 5,000 套Tyvek® 特卫强® 防护服。 Luna Rossa Challenge 2007 的后勤和场地经理 Antonio Marrai 对于团队选择的 Tyvek® 防护服这样评价到:“这些防护服是由我们的帆船建造技工亲自挑选的。 制造模具之后,技工要进行多个阶段的处理,例如加工碳纤维(用于处理构建船体)、涂覆树脂、表面堆焊、校平和涂色,所有这些都必须按照严格的手工操作来完成,没有任何自动化工具,因此技工们经常会暴露于弥漫着干燥细颗粒的环境中,还可能被雾化材料喷溅到。 因此,考虑到工作安全,务必确保为所有技工提供最妥善的防护措施。 为此,他们都选择了穿着带有护目镜、手套和呼吸防护器的 Tyvek® 特卫强® 连体防护服”。

这是 Antonio Marrai 参加的第四次美洲杯帆船赛,也是第三次与 Luna Rossa 合作。 Marrai 先生曾加入 Agip Petroli Group,在航海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他在 Freedom 号上参加了 1984 年切尔沃港 12 米国际级世界锦标赛,在 Azzurra 号上参加了 1986 年澳大利亚弗里曼特尔世界锦标赛,1987 年参加了美洲杯帆船赛。1989 到 1991 年间,他还参加了 Maxi 世界锦标赛。

Marrai 先生解释说:“在这样的场地中需要进行如此之多的精密加工,相比任何其他类型公司中的一般情况,专家对卫生与安全有着非常高的要求。 这些技工在此领域中都极为专业,他们对自身的安全非常谨慎,总是要求足够的个人防护设备。 无需提醒他们使用 PPE,因为他们当中的任何人,不论因为什么原因,都不会在没有足够的从头到脚防护的情况下研磨甚至用砂纸抛光。”

Marrai 先生强调说:“我自己并没有足够的知识来评估Tyvek® 特卫强® 连体防护服是否为最佳选择。不过,当我知道以前修建Luna Rossa 游艇时穿着连体防护服的小伙子们制定要Tyvek® 特卫强® 连体防护服时, 其中必有原因。 除了有效防护性能之外,技工们特别欣赏其强度、贴身和舒适的特性,并且在工作期间可以拥有最大的移动自由度。”

美洲杯帆船赛历史

美洲杯帆船赛是全球航海赛事中现存最古老也是影响力最大的比赛,赢得美洲杯是一项巨大的挑战,自十九世纪以来,这项运动具有极大的吸引力,比赛起点和终点位于大西洋的两侧,分别在英国和美国,参赛船只包括快速帆船、独桅纵帆船、纵帆船。在争夺奖杯的同时,也意味着在技术和创新领导力方面的竞争。

首届比赛源于 1851 年,由队长 John Cox Stevens 带领一群纽约人驾驶名为 America 的纵帆船横渡大西洋,代表纽约游艇俱乐部与英国帆船展开竞赛。 8 月 22 日,美国参加了在怀特岛附近作为第一届博览会赛事活动举办的帆船赛,在与 14 艘英国帆船的比赛中胜出。 此次帆船赛比赛日结束时,皇家快艇舰队的信号员向维多利亚女王的回复“陛下,没有第二”已经载入史册。

此次比赛赢得的奖杯百吉尼杯,伴随着获胜方一起来到了美国并立即改名为美洲杯,随后保存在纽约游艇俱乐部,历经一个多世纪众多挑战者的尝试,一直存放于此。

132 年后的 1983 年 9 月,这座奖杯离开了美国被送到澳大利亚佩斯,结束了在所有运动中最长的连胜历史记录。

自 Stevens 获胜至今,已有 26 位船长获得了美洲杯,多年来,这项挑战的荣誉不断吸引着顶级选手前仆后继。 1899 年到 1930 年之间,Thomas Lipton 爵士连续五次尝试将该奖杯带到爱尔兰,接下来的几十年中,其他著名的选手(包括 Sopwith、Vanderbilt、Bich 和 Turner 等)都致力于实现这一传奇。 2003 年 3 月 2 日,美洲杯在其历史上首次由 Ernesto Bertarelli 带回欧洲。

以卓越技术推动

当今主要竞争者背后的推动力仍然相同: 在所有领域中培训达到最高水平,超越最强的竞争对手,然后得以挑战奖杯的卫冕者。 美洲杯同样是一个不断开发和应用最先进技术的领域。 从最早开始,尝试在海上证实一个国家的技术优于另一个国家,就是这项赛事的关键所在。 这种技术挑战一直延续至今,各国彼此之间开展竞赛,决出谁才能建造出全球最快的美洲杯级帆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