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邦专家出席2012年中国环境、健康与安全国际峰会

中国 上海

 

2012年12月10日-11日,杜邦专家受邀出席了2012年中国环境、健康与安全国际峰会,与来自各个行业的企业管理者分享了 杜邦安全管理 的最佳实践和成功经验,助力中国安全生产的持续改进和科学发展。

安全生产是当今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最重要和最受关注的热点之一,涉及人权保障和基本民生问题,能够充分体现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中国政府对安全的定位是“极端重要”,安全管理不到位会引发一系列法律问题、政治问题、社会问题。据前国家安监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石少华教授介绍,中国目前虽然安全生产状况总体稳定, 21世纪开局的第一个十年生产安全事故总量逐年下降,但是安全生产形势依然严峻,事故高发,问题最突出和事故最严重的行业包括煤矿、非煤矿山、交通运输、建筑施工、危险化学品、烟花爆竹、民用爆炸物品、冶金等高危行业。         杜邦在2012年EHS峰会上发言                       从大背景来看,导致形势严峻的原因在于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        杜邦可持续解决方案部专家受邀出席了          家,人口众多、生产力不够发达,而中国又正处在工业化中期和城镇化        2012年EHS峰会                                                加快加速时期,多年持续、高速的经济增长与落后的安全生产水平之间                                                                                      的矛盾凸显,必然出现生产安全事故高发易发的问题。从安全生产执行和监管角度看,长期积累的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各项安全生产措施没有严格地、不折不扣地得到落实;企业安全管理基础工作薄弱,安全责任不落实,安全管理混乱;企业安全投入普遍不足,欠账较多,安全设施设备落后;一些企业为了追求利润,不顾员工生命安全,非法、违法生产;企业安全生产培训不到位,一些从业人员安全素质较低,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重生产、轻安全,片面追求发展速度、经济效益,没有坚持安全发展;一些地方安全监管执法不到位,违法不究、执法不严;少数国家工作人员严重失职渎职,有的甚至徇私舞弊,纵容和包庇非法、违法生产行为。

因此,如果说21世纪全球面临着三大挑战,人口、资源、环境,在中国,还要加上第四大挑战,那就是安全,这与杜邦的第三个百年战略不谋而合。杜邦在21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经历了两次重大的战略转型,每一次转型都体现出杜邦对社会和市场大趋势的敏锐判断。第一个百年,杜邦创立之初正值美国建国开疆拓土、基建密集的时期,需要大量化学爆炸品,杜邦通过制造高性能火药实现了坚实的原始积累,随着经济蓬勃发展美国开始进入消费时代,杜邦也将第二个百年战略转向了提高人们生活水平的化学消费品市场,如今到了第三个百年,面临汹涌蓬勃的全球化和环境保护浪潮,杜邦确立了第三个百年的战略方向,从化学品制造和技术创新延伸到农业、高性能材料、电子通讯等多元化领域,杜邦特别将安全作为六大战略方向之一支撑自身向第三个百年迈进,安全对于企业发展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

为了解决安全问题,近十年,中国的安全生产法律体系逐步健全完善。自2002年9月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以来,中国政府先后颁布了 14项相关法律,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制定了四五十部地方性法规,安全生产的行政规章数以百部,国家安全标准和行业安全标准多达2000多项。自2004年至今,国务院先后制定了三个关于安全生产的重要政策性文件,针对企业安全管理提出了7项整改措施,要求企业依法规范生产经营行为,树立不安全、不生产的理念和目标,建章立制;注重事故预防,重点抓好隐患排差治理,将整改措施、责任、资金、期限以及应急处置预案管理到位,协助中国逐步建立隐患整改效果评价制度;企业领导深入现场:所有企业的主要负责人、实际控制人应当履行职责、现场带班,加强现场管理和指导,及时解决安全问题。强化企业安全培训,企业的重点人员要依法经由政府主管部门培训合格,方能任职或上岗。企业其他人员要实行全员培训,不漏一人;全面开展企业安全生产工作标准化:企业要逐步实现岗位达标、专业达标、企业整体达标;企业应当加大安全投入,健全安全管理机构,确保安全技术装备完好有效;强化企业技术负责人的技术决策指挥权,发挥注册安全工程师的作用。

形势严峻,任务紧迫。这7项整改措施在杜邦的安全管理历史中都能找到对应,比如关于“不安全,不生产”,杜邦200多年前就提出“如果不能安全的做事,宁可不做”,再如“领导深入现场”,杜邦于1811年创立的第一条安全章程规定:安全是直线管理层的责任,新的或重建的工厂要有高层管理者亲自操作之后,其他员工才能进入工厂工作。杜邦认为,对于企业来讲,要想管好安全需要了解和遵循安全背后的规律。杜邦从火药起家到化工行业再到如今多元化发展,一路始终与高风险为伴、也始终能够通过周密严谨的系统和方法将风险有效地控制和管理起来,以傲人的安全业绩树立起安全管理的权威,发展成为全球安全管理标杆。可以说,杜邦安全的发展历程就是工业安全生产发展史的缩影。与任何其他事物的发展相同,安全管理也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杜邦将安全管理分为 四个发展阶段,包括自然本能阶段、严格监管阶段、自主管理阶段以及团队管理阶段。杜邦正是因循这四个阶段一路不断改进安全管理体系走过了200多年的持续经营,任何一个企业不应该也不可能跳过其中任何一个阶段,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其他企业必须经历200多年的历练才能达到今天杜邦的水平。杜邦已经将安全管理总结为可复制、可嫁接的一套系统和工具向其他企业输出,根据杜邦为中国众多行业和企业提供安全管理改进咨询的经验,中国企业多数处在严格监管的早中期,通过三到五年的有效改进,很多企业能够实现从严格监管的初期推进到这个阶段的中后期。安全问题往往是管理问题,企业需要从管理要素做好基础管理工作、建立管理系统。与企业管理体系改善同理,安全改善也是从高层管理者开始自上而下瀑布式的过程,并通过直线管理的脉络落实安全职责,谁管工作谁就应该管安全。所以,管好安全的企业也能够管好其他要素,比如质量、成本、采购等。企业只要遵循安全管理的规律,对应四个阶段为自身管理水平做精准定位、依据杜邦世界级安全管理标杆找出差距所在、确定改进的方向和路径、制定行之有效的改进方案,就有机会从安全入手提升企业的整体管理水平和能力。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其安全生产状况举世关注,挑战和机遇并存。刚刚闭幕的18大提出了“强化公共安全体系和企业安全生产基础工作,遏制重特大安全事故。”的宏伟目标,中国政府印发的《安全生产“十二五”规划》也明确了2020年中国安全生产的9项指标。安全是一项系统工程,更是一项任重而道远的历史使命,杜邦将继续把安全从企业的微环境推向跨行业跨领域跨文化的社会大环境,不遗余力地为中国的安全发展输送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