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的故事(第2集)

2013年9月10日

一个月前,David参加了杜邦顾问给公司管理层开设的领导力培训课程,与常规的培训不同,后续杜邦顾问还针对培训过的个别管理者进行一对一辅导, David被选为辅导对象之一, Johnny就是David的“私人定制”顾问。凭借以往参加培训的经验, David知道Johnny此行无外乎是为了考核他在培训课上学到的知识点,于是他早已准备好满腹精彩答辩以回应Johnny的各种问题。“什么是管理?” “管理应该管什么?”Johnny问道,这个问题正中David下怀,多年来他博览群书、精通各种管理理念,他开始滔滔不绝地谈起系统化管理、管理就是不断优化流程和系统的过程,Johnny更正道“管理的对象应该是‘人’ ”,“我知道,你是要谈人本管理吧”,David有些得意,敏锐地洞察到Johnny的意图是想把话题引向时下最流行的理念——“人本管理”,于是,David补充道:我们公司就非常重视“以人为本”。这时Johnny突然打断他问到“什么是以人为本?”,你真地了解‘人’吗?”,这个问题把David问住了,他的思绪又回到早上开会的场景,面对争得不可开交的下属们,当时的David仿佛变成了台下观众在看一场看不懂的闹剧,他们为什么这么激动、这么多矛盾?David一时间想不通,感觉与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虽然理解人本管理的概念,但是从来没有真正追问过什么是“以人为本”,也从来没有真正关注过“人”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这么做?包括对于他自己,有时也没有仔细审视过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做什么,因为倾向于技术派的他坚信有效的管理是系统化的流程化的,人就是执行系统的机器、零件或者工具,按照命令做好指定动作就行了。

Johnny继续追问,你为什么工作?为了谋生还是真正喜欢它?你知道你的下属对这个问题怎么想吗?David对于这些问题毫无防备,感觉它们好像带着尖利的刺直指内心。“你作为管理者统领着一个团队,如果你无法回答这两个问题,那么,你带领的只是几个员工而已,称不上团队”Johnny仿佛精通读心术,一语中的说到了David的痛处,可不是嘛,一个人心涣散、互相抱怨的团队根本算不上团队。Johnny继续解释道,一个企业、组织或者团队有它自身发展规律,如同一个人成长成熟的过程,要经历四个阶段——自然本能、严格监督、自主管理和团队管理,对应到人的成长经历,自然本能就如同婴儿时期,没有形成意识和思想,所有行为都是本能反应的结果,比如被火烫了手会本能地缩回来,到了青少年时期,在父母的管教下具备了一定的自觉意识,但是还需要监督才能按照规矩做事,这个时期的企业管理者通过制定严格的规章制度约束员工的行为,所以各种系统和流程发达起来,然而随着心智的成熟,这个“年轻人”开始形成自己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这时父母的管教不再奏效甚至会激发他的叛逆心理,就如同当下随着企业知识员工的不断增加,他们更加自尊上进、富有事业心,更渴望作为“人”被尊重而不甘于被视为系统化管理中的一个螺丝钉,如果此时管理者仍然沿用严格监督的权威管理方式,必然会遭到员工的“叛逆”。

正如叛逆期青少年教育在终身教育过程中永远是最艰难的部分,要将严格监督阶段的企业推向自主管理也是相当艰巨的工程,因为从“我不得不遵守规则”到“我为自己负责,我愿意遵守规则”,这是从被动转为主动的过程,是一种心理学自我意识的内化过程,人的行为动机要从外在驱动转为内在驱动,这时管理者需要做的不是命令而是创造条件提供资源支持员工开启个人学习之旅、不断自我修炼心智,从而自觉自主地判断和选择正确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最终实现自主管理。进入自主管理之后,如同一个人步入了成年,接下来将成立家庭,任何心智成熟的人都会天然地愿意承担保护和关照家人的责任,如果一个团队能够如同家人一般互相关照、互相依靠,那么这个团队就进入了最高级最成熟的阶段——团队管理阶段。 “那么我的团队现在正处于‘叛逆期’吧?我应该怎么做才能推动团队成长呢?”David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马上伸手想抓住它。“先别着急想怎么做,我建议你先想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等你有了想法,马上打电话给我吧。”Johnny神秘地笑了笑,留下一个大大的问号给David。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