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文化建设在路上

------中国石油集团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安全文化建设纪实(I)

      在任何一个企业或组织中,智慧与智慧的碰撞产生的是思想的火花,而智慧与实践的结合则会激发出企业生命力的强大能量。从东方地球物理公司(简称东方物探)把目光投向国际化发展的大舞台那一刻开始,这个中国公司的安全文化建设也开始了新的征程。

      东方物探是中国石油集团工程技术板块所属的一支专门从事 “找油找气”的物探技术工程服务队伍,主要从事国内外陆地、海上地震勘探及综合物化探采集、处理、解释,以及与地球物理(化学)勘探有关的技术及装备研发、产品研制、技术引进与产品销售等业务,陆上地震勘探市场占有份额居全球第一位,综合实力居全球物探行业前列。物探行业集高风险、高难度、高科技与一身,形成了东方物探艰苦奋斗与科学求实的两大鲜明特征。从1994年正式走出国门,第一次接触到国际市场最基本的游戏规则—HSE开始,到一步步在学习与碰撞中制定HSE体系填补管理空白;从当初为了获得开启国际市场大门的通行证,到把安全文化建设真正融为企业管理的基因血脉,东方物探在探索之路上已经跋涉了20多年,而真正把安全管理提升到安全文化建设层面,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安全文化建设特色之路,则是从2005年开始的。10年之间,东方物探经历了三个阶段建设安全文化, 第一阶段(2006年——2008年)确立安全文化建设基本架构;第二阶段(2009年——2011年)推进安全文化体系,进一步实施严格监督、强化执行;第三阶段(2012年——2014年)开始探索自主管理安全文化建设的途径与方法。

       安全文化是个人及公司的核心价值、态度、认识、能力、行为模式的总和,这是一个动态演进历程,具有独特的发展规律:从自然本能、到严格监督、到自主管理、最后到团队管理,所有企业的安全文化都是由低级到高级经历四个阶段、逐步演变发展而来,这就是著名的杜邦布莱德利曲线。基于人本思想和个体发展理论研究,布莱德利曲线反映了人的思想和行为在各个阶段的变化: “本能反应”阶段,企业安全靠运气,严格监督阶段开始靠管理、讲究章法,但是迫于严格监督的压力员工只能做到被动安全,进入自主管理,员工从“要我安全”转变到“我要安全”,最后发展到团队管理阶段,员工不仅做到“我的安全我负责”,还能做到“你的安全我有责”,具备了强烈的团队意识。通过大量数据统计,布莱德利曲线反映出另一个规律:人的思想行为越成熟发生事故的概率越低,应用在企业的环境下,就是随着“人”的思想行为逐渐成熟,企业的事故率也不断下降,最终趋近于“零”。在这个安全文化演进的过程中,依照杜邦实践经验和众多企业的案例分析结果显示,从本能阶段到严格监督阶段、从自主管理到团队管理阶段都相对容易,最艰难的部分就是从严格监督到自主管理的转变,这个过程需要企业 “跨越”一座“文化桥”,搭建一座桥梁、打通上下沟通渠道——自上而下营造氛围、上行下效,自下而上培养习惯、全员参与,严格监督阶段注重自上而下监督管理和体系建设,自主管理则进一步推进到组织内部每一个最小管理单位和个人,关注“人”的转变,通过各个组织细胞发生“自我自主”的转变,传播到整个组织实现跨越式的转变。那么,东方公司是如何实现如此艰难的“跨越”的?

杜邦布莱德利曲线——文化成熟度模型

 

第一阶段:确立安全文化基本框架

      有战略眼光的企业都能按照规律办事。随着公司的不断发展成长,东方物探领导层意识到安全工作不仅是企业责任,还是政治责任和社会责任,任何家庭都无法接受 因事故而失去亲人,任何企业都承担不起灾难性事故所带来的严重后果,所有事故必须得到控制并加以杜绝,安全管理必须追求“零事故”“零伤害”。东方物探领 导层由此达成共识、下定决心要改变现状、提升安全管理水平,创造安全文化为公司的国际化发展和可持续发展夯实基础。由此,公司高层统一了认识并果断作出决 策:从2006年1月始,东方地球物理公司由总经理亲自挂帅,HSE部、企业文化部、政研会联合组建课题组共同深入研究《石油物探企业安全文化的塑造与培 育》。从2006年到2008年,东方物探安全文化课题组潜心研究安全文化理念与内涵、国际通用事故致因理论和事故要因分析、国际大型石油公司和石油行业 安全文化发展趋势。通过课题组的深入研究,东方物探理解到所谓文化,文是指知识、理念、意识,化是指实践、转化、认可。文化具有超时空的稳定性和极强的凝 聚力,文化认同是物质力量无法替代的软实力,表现为价值理念广泛认同和规范组织和个体的行为以及凝聚企业精神、强化统一意志。企业安全文化是企业在长期安 全生产经营活动中形成的关于安全信仰、安全理念、安全习惯和风气的总和。企业安全文化建设是设计、引导、推进先进的安全理念,优良的安全习惯和风气形成的 过程。安全文化发展遵循一般事物发展的变化规律,包涵理念、制度、物态、行为等的文化要素发展,最为核心的元素是人,人的安全素养与品质的发展与变化构成 了整个安全文化发展的核心。事故发生如同 “蝴蝶效应”,事物之间存在与发展演变的关联效应,小事经过系统可能被放大,从而对组织产生重要影响,对这样的小事绝不能糊涂;每个组织都要见微知著、系 统思维,要尽早深入思考可能出现的所问题,做到防微杜渐。国际通用的事故统计和概率分析结果显示,引发事故的最关键要素也是“人”,由人的不安全行为造成 事故的可能系数高达80-90%。

基于对安全文化的建设的深入研究和理解,东方物探顺应当代安全文化的发展趋势,把安全文化的关注点从原来的“物本”转向了“人本”,并注重两者的 有效结合。“人”为核心,“物”为保障,自内而外,直指本质,实现安全文化的整体、系统、科学、实效。围绕“人”的因素,东方物探确定安全文化建设的途径 是把刚性约束和柔性管理结合起来,从内心提高员工的安全意识,实现从“要我安全”到“我要安全、我会安全、我能安全”的转变,形成群体员工的安全习惯和企 业的安全风气,提高整个企业的安全素质,达成实现公司本质性安全的目的。围绕“物”因素,利用“工程技术方法治理隐患”,为各单位配备智能化充电机556 台,安装皮卡车防翻架655台;为有条件地区的5031台车辆安装了GPS监控装置,建立了15个监控中心。工程技术手段的引入和应用,有效规范了交通安 全管理,2009年至2010年,东方物探实现了交通安全无事故。凭借精益求精的科学精神,东方物探课题组在安全文化的研究道路上不断探 索,管理方式也从原来的经验型、零散型转为系统型、科学型,构建安全文化机制,系统应用科学管理方法,强调有事实有数据,遵循规律,科学发展。比如针对风 险控制方面,东方物探针对行业特有的风险进行分析归类,形成了“四级风险”管控模式:从公司层面的决策型风险,二级单位的管理型风险,基层单位的运行性风 险,最后到班组岗位的控制性风险,对于各种风险类型进行逐级管控,并且运用矩阵法、LEC评价法制定各项风险的管理方案,使安全文化在制度执行中扎实落 地。

       基于专精的理论研究,东方物探在第一阶段从整体上确立了安全文化建设的基本架构,框架分为三个层次:公司层面、基层单位、班组建设。根据实地调研和数据 分析,东方物探发现目前安全事故的发生大多表现出与工期的阶段性密切相关,多发于施工的启动阶段、疲劳阶段和收尾阶段,他们将之定义为“临界期”,所以为 了杜绝事故、安全度过“临界期”,在公司层面重点强化集训和培训,从思想、技能和体能三个方面进行提升;同时评选星级员工建立激励机制,并针对事故易发领 域制定《地震队安全文化建设标准》;在基层单位,重点抓安全行为的养成与规范、提高项目管理执行力、规范晨会制度等;在班组建设层面,建立隐患时报与报告 激励机制、规范员工乘车行为等。

安全文化建设途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