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是否严格遵守工艺安全管理规章制度?

做为世界上最大的科学公司之一,杜邦致力于生产各种帮助改善人们的生活和保护环境的产品,但是这些产品的生产过程可能涉及危险的工艺。杜邦在欧洲、非洲和中东有39家制造工厂,这些工厂的规模迥异,大到上千人,小到只有50人。管理这些工厂的是运营总监Richard Wiley,他需要对将近7000名员工的健康、安全以及环境保护责任负责,同时也要对业务经营指标负责。

Richard从1978年开始为杜邦工作,他起先在位于Maydown的生产氯丁橡胶的工厂里工作,这是一处含有高危风险的工厂。氯丁橡胶是多用途的合成橡胶,可以用来生产雨衣,还可以用作生产粘合剂、家具发泡胶、传送带等多种产品的原料。氯丁橡胶本身没有任何危害,但是生产过程中释放的气体是有害的。同时,在包装和运输过程中可能造成的静电也是触发火灾的隐患。如果燃烧氯丁橡胶,会释放氯化氢,这会对眼睛和呼吸道造成严重刺激伤害。在当时,Maydown的工厂还是杜邦欧洲最大的液氯储存点。天天面对这种可能燃烧、爆炸、腐蚀并造成健康危害的高危物质,工艺安全管理对于Richard来说就尤其重要。他承认,人们做好工艺安全管理的动力通常源自个人经历过的悲剧。

“我们所需要关心的不是最终产品是什么,不管大豆还是油漆,最重要的是生产工艺是否有害,”Richard表示。“人们通常会错误地认为良好的行为安全管理就足够了,但近年来墨西哥湾和德州发生的灾难性事故无一不在提醒着我们仅仅关注安全帽是不够的。当然,良好的行为安全管理系统是建立稳妥的工艺安全管理体系的必要前提和基础。人们必须习惯行为安全管理所灌输的严明纪律要求,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养成遵章守纪的习惯,严格执行工艺安全管理所规定的衡量、取样、使用仪器进行检测等等任务。”

“但是,真正对工艺安全管理至关重要的还是有感领导。普通员工需要看到、听到、感受到领导层花时间、花功夫真正关注安全,并且安全和其它的经营要素同等重要。在类似BP墨西哥湾这样的事故中,人们对于工艺安全非常懈怠了。虽然有各种制度程序,但是人们习惯去忽略,去走捷径,而没有坚持按章行事。当然,当个事后诸葛亮很容易,在事情发生前,我们更要居安思危,防患未然。没有人能够承担得起自满的代价。在杜邦,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强调安全的绝对重要,必要时,生产必须为安全让位。”

 

杜邦工艺安全管理的方法

在杜邦这样重视安全的公司里,PSM被赋予重要的意义一点也不会让人意外。从1995年开始,公司对工艺安全管理的绩效进行审核,而且杜邦内部的标准通常要高于当地的法律法规要求。由此,到2008年,全公司200多处工厂的总体工艺安全事故同比下降了89%。通过对每一个业务部门和每一处工厂都进行手工和系统自动指标考核,公司认真监督着每一起事故。尽管我们还没有完全实现零事故的目标,但是我们坚信这一目标是可实现的。

随着生产运营的全球化步伐和业务的多元化发展,杜邦的经验是地域文化的差异并不会对在不同工厂实施统一的工艺安全管理政策造成太大的差别。事实上,杜邦工艺安全做的最好的几家工厂在墨西哥,而传统上,大家肯定不认为这儿的外部环境偏好安全方面的高标准严要求。文化差异会造成显著影响的情况通常发生在并购的新企业或新的合资公司的文化与杜邦迥异。如果新组织本身已经形成一定的安全文化基础,那么接纳杜邦经过实践检验的工艺安全系统就变得顺理成章,一年内全面改观会有些挑战,但完全可能。在任何情况下,杜邦都要求新吸收的公司在三年内完完全全引入杜邦的安全、职业健康和环境管理体系。

做为一个组织,杜邦全公司遵守工艺安全管理的14条要素原则,重点在设备完整性、“微小”变更的管理、启动前安全检查、应急计划与响应、以及人员变更管理等要素。仅仅在欧洲、非洲及中东大区,就有100多位专职从事工艺安全管理的人员。公司里有一支流动的审核队伍,专门对照14项要素,对公司所有的生产企业进行打分,然后决定是通过培训还是需要相应的资本支出来帮助特定的工厂达到标准,力争上游。审核的频率根据工厂生产工艺的危险性决定,如果是高风险的工厂,每三年一次审核,而低风险的工厂每六年一次审核。

运营安全只有简单的“是”与“否”

“如果我们认为工艺安全管理没有满足标准,那么我们宁可停产整顿”,Richard援引了一处生产高密度聚乙烯的合资工厂的例子。在杜邦与这工厂合资之初,它的泄压系统容量不够,因而曾导致过2009年10月在高压生产聚乙烯时热交换器出了大事故。杜邦为此将工厂先停产了80天,等待更换热交换器。由于特殊设计和安装的要求,没有现成的替换材料,需要定制生产新的热交换器。

导致这起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外部锈蚀,这也引发管理层决定对工厂所有的设施和管道进行外部锈蚀检查。此外,管理层还决定展开一项新的项目,来评估现有的检维修和保养制度是否足以覆盖整个工厂各种可能的工艺安全问题。同时不仅仅在这一家工厂,这次事故带动整个杜邦在全球范围内就机械完整性和质量保证展开了全公司的大行动,来提升各个工厂的全面的保养测试、检查、质量保证计划和流程的有效性。这也包括招募更多的机械完整性和质量保证的专家。最终,这家合资工厂停产了一年半有余,更换冷却系统的费用达到了5.5亿欧元,没有人完整计算过包括停产造成的间接业务损失在内的总的损失金额,但相信对于杜邦和合资伙伴都会是一笔相当大的开支。但是公司对于这样的善后处理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归根究底,我们的员工,客户,股东和其他的利益攸关者切实感受到我们是真正关注安全”Richard提到,“我们会竭尽全力让所有的制程和工艺安全,为此,我们在所有的杜邦工厂都引入了一整套必须执行的工艺安全管理关键绩效指标。事实上,杜邦的一条核心价值就是只有当能确保安全时我们才可以开工生产。也许这样做在前期需要大量的投入,但杜邦认为这是值得的投资。我们不想等到身陷事故的泥沼时才发现没有做好安全工作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同时我们还发现卓越的安全管理有助于提升生产率和品质,所以,安全的投资最终是有回报的。”

Richard同时指出,“工艺安全管理并不难实行,有足够多的证据证明:只要通过工艺安全管理系统建立几道屏障,并且持之以恒地坚持定期检查和维护保养,高危生产可以常年累月安全运行。在杜邦,我们有些地方更进一步,比如采用最先进的诸如安全联锁系统(SIS)的控制机制,实施良好的警报系统,在所有的工厂施行统一的方法,等等。“

“工艺安全里可能出现的事故其实都是可以预期的,它并不像发明一种新的化学物质那样会把你难倒。通常犯的都是老生常谈的错误,比如储料罐过量装载导致罐体破裂进而引发爆炸,但是组织不长记性。很多组织有着很好的工艺安全管理规章制度,可是这些如果只停留在书面,在实际工作中就会经常被忽略。在制药或是航空业,确保合规的检查是非常频繁的,而在其它的行业,如果法律没有明文要求,检查不会太频繁。只有当重大恶性事故发生时企业才会意识到管理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