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可持续文化  践行环保意识和承诺

NationalGeographic_Energy_962641_ChinaHighway_630x315

杜邦见证了上海成功提升了市民环保意识,并鼓励市民共同将上海建设成为节能环保的城市。我很荣幸在这里分享我对城市鼓励公众参与可持续发展建设的观点。在全球生产经营所在国家和地区,包括上海和整个中国,杜邦都在积极支持可持续发展。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在此方面我们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成为这个领域的领导者。我们创建了可持续发展模式、生产环保产品,并联合合作伙伴、政府、非营利机构和其他利益相关者提升可持续发展业绩,我希望这些经验能够为建设可持续发展城市提供借鉴和帮助。

可持续发展是一个演进的过程

在杜邦,我们的可持续发展使命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杜邦的决策和承诺。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我们专注于内部的安全和对环境规章制度的遵守。到了八九十年代我们超越政府要求主动增加了碳足迹减少的目标。我们确立了安全和环境事故零目标,提出了减少原材料和能源使用量、减少生产制造过程中的碳排放,将利益相关者的利益最大化。

目前,我们已经处于可持续发展的第三阶段,应用综合管理体系将可持续发展融入商业模式中,这个阶段,可持续发展的内涵更加广泛,涵盖了安全、环保,在整个价值链中,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市场驱动的一项优先业务。生产制造具有可持续性的产品需要花费时间。但是如果市场需求、社会预期和产品创新共同发挥作用,带动整个价值链形成协同效应,生产可持续性产品的进程将会大大缩减。可持续发展越来越被当作社会价值观的核心。这不仅会影响我们的业务模式,还会影响到我们接触到的每个客户。

在可持续发展的时代,如何顺应时代的变化?要想创新研发出社会广泛接受的新产品,必须基于多种方式的合作,必须与包括政府、非营利组织和院校等在内的各方利益相关者保持持续的沟通。无法解决人类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这样的科技和创新也无法推动可持续发展。同样,脱离科学和技术,可持续发展愿景也是无法成功的。我们需要同时兼顾可持续发展和科技创新。

上海可持续发展

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尤其是在过去二十多年间,上海已经成功接受并实施了很多城市管理和商业发展的先进理念,比如环境保护,清洁生产,可持续增长等。现代科技,尤其是通讯和信息技术,使得本土企业和公众能够更快速地接触到新兴理念和思潮,与世界各地的同行们实现同步。政府的职责就是引导公众和企业理解这些能够为人们带来长远利益和进步的理念。可持续就是政府值得投入更多资源去宣传和推广的先进理念之一。

在科学技术领域,从中长期发展战略来看,上海已经确立了发展目标,即成为世界领先的拥有知识竞争力的城市,成为全球知识型产业和服务中心。上海的科学技术发展规划8561工程提到了相关的重要发展领域,比如生态科学,新材料和应用,战略能源,纳米技术,这些也被全球研发组织认定为可持续发展的关键领域。因此,如果上海能够将研发能力和可持续发展战略相结合,她将在两方面都得到长足发展。

员工承诺是关键

在环保和节能方面,需要员工承诺共同为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当环保遇到挑战时,每个人都会问自己,这跟我自己有什么关系?有些人本能地认为应该保护自然和自然资源。有的人则是希望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留下一个良好的环境。还有人只是简单地接受雇主的宣导,认为可持续发展是企业成功的关键。但是,提高公众环保节能意识和道德水平的首要考虑,应该是帮助人们发现这一宏大目标与自身个人目标之间的相通之处和紧密联系。

1989年我们向公众发布了第一个环境目标。在近20年间,我们的员工致力于推动实现这一目标,但是,一开始员工并没有马上理解他们应当承担的责任,也没有主动地承诺环保节能和可持续发展。公司采取行动帮助员工看到公司使命的价值是为了实现可持续发展,同时我们倾听员工的建议,很多员工开始理解这一理念,从而推动了环保目标的进展和达成。

我们在这方面的一些经验对于上海市政府的可持续发展规划有很大的借鉴意义,需要鼓励公众参与沟通、提升环保意识并采取个人行动保护环境。

一个城市有两种公民,一种是企业公民,一种是个体公民。两种对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都承担着相应的责任。

据我了解,在中国流行一种说法——企业是社会健康成长的组织细胞。企业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研发投入将对未来科技做出巨大贡献,企业提供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将对整个价值链和公众消费的行为产生巨大影响,企业能够为广大公众追求可持续发展树立良好的楷模和标杆,上海正是希望投入更多时间和资源通过企业行为影响到广大市民。

在公众利益相关者中,很重要的一点是要让年轻一代参与城市可持续发展,他们未来将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他们总能从第一手经验或者休闲娱乐中学习成长。上海或许可以考虑通过某些项目或者载体把中国的80后90后与国外同龄人联系起来,针对可持续发展进行深入的交流沟通。

6个关键行动

我们已经发现有6大行动能够帮助企业、政府和民间组织实现可持续目标,从城市的角度,这6大行动能够使企业公民和个体公民共同参与到可持续发展的进程中。

 

1.       最高领导层确立清晰的愿景

杜邦的可持续发展之路要追溯到1989年,当时我们的CEO E. S. Woolard, Jr.签署了新的环保措施,超越现有环境法规对公司提出了更高要求和标准,从一开始就让所有员工都清楚地了解到公司强化了对环境业绩的承诺,并且公司CEO就是兑现承诺的第一责任人。由此Woolard先生也就成了杜邦第一任首席环境执行官,也简称为CEO,继Woolard先生之后,杜邦的每一任CEO都会做同样声明并兼任首席环境执行官。

后来,关于杜邦对环境保护的承诺我们创造了一系列宣传口号传达给所有员工,比如1990年代,我们发起了一个活动宣传主题就是“目标为零”,意思就是针对所有废物、排放和环境事故,我们的目标是零。

1990年代末,我们以“可持续成长”作为杜邦的使命,意思是在为所有利益相关者和全社会创造价值的同时,我们要在整个价值链中减少环境足迹。

最重要的是,我们将“环境保护”作为杜邦四大核心价值之一,其他三个核心价值分别是安全与健康,职业操守和尊重他人。员工都清楚地知道我们的一切行为必须以这四大核心价值为指导和基础,时刻审视和评价自己。这样一来,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就成了我们发展业务和进行一切经营活动时不可动摇的原则。

要让员工很好地接受和理解这些理念,关键在于高层领导者要反复强调其中的重点内容。我们认为高层的定调能够很好地促使公司或者组织内部人员接受环保理念、完成环境目标、实践各种节能减排措施。

我知道市长和其他政府官员是这个城市可持续发展的规划者和推动者。你可能希望把可持续发展纳入到整个城市发展的纲领中,而且只有城市的高层领导通过个人示范来展示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要绿色发展的决心,除此之外没有更强有力的途径实现可持续发展。

2.       指派执行者,制定管理系统确保环境愿景和目标的落实和达成

一旦宣布了承诺,接下来更重要的就是选派一个领导者,帮助企业执行相关计划、落实相关目标并紧密跟踪进展情况。在杜邦,这个角色是由一个集团副总来承担,这个人需要有创造性的思维、果决的行动力和颇具影响沟通能力。

值得强调的是,这个领导者不是独自承担环境责任,也不是独自完成环境目标。环境责任是每一级领导者都应该担当的责任。

但是设立这样一个领导核心的意义在于,项目执行的样板、经验、方法和评估结果都能够在企业内部得到充分的分享和交流。

无论从地理、人口还是城市运作方式等角度来看,上海是一个特大型都市。如果能够设立一个独立的机构协调运作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对于上海来说也不失为一个有效的方式。这样可以给公众和企业传达一个清晰的信息,让人们清晰地了解上海的未来发展方向和重点,同时也为人们发表建议、参与项目、探讨问题提供了一个窗口和渠道。

3.       设立目标 衡量进程

杜邦是一家科学公司,我们认为只有可量化的成果才算真正的成果。所以,毫不夸张地说,可持续发展项目就是目标导向的需要不断量化和求证的项目。

为了密切跟踪项目的进展,我们发现设立目标是最有效的途径,这样企业所有员工都知道我们正在往哪个方向前进、外部合作方也会合力支持我们达成这个目标。这个目标的设立是非常谨慎的过程。比如,1994年,我们设立了目标要到200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减少40%,我们如期实现了目标。接着,我们挑战了更高的标准,承诺到2010年继续减少65%的温室气体,目标同样如期完成了。事实上,到2004年,我们实际减少了72%的温室气体排放,比预计提早了6年,于1990年相比节省了6%的能源使用量,由此节约了超过30亿美元的成本,而与此同时,我们的生产效率得到大幅提升。

现在,我们已经制定了一系列2015年可持续目标,更新并拓展了我们对可持续发展的承诺。2015年的可持续目标涵盖了各个领域,从运营到研发到生产制造再到市场营销,完全超越了传统的碳足迹减少规定,并将此目标纳入经营增长目标,而且,可持续目标的达成甚至直接影响到生产经营领域,产品的安全环保性能也由此得到显著改进,这些产品被投放到全球市场,影响领域包括交通、电子、建筑和农业,以及诸多其他新兴领域。这些产品的安全和环保型能所创造的价值也与日俱增,涨幅甚至超过了企业平均利润增长的幅度,由此进一步提升了企业经营业绩。

在这一系列新的目标中,首要也是最重要的就是面向市场的目标。在这些新兴市场中,我们坚信通过整合的化学科技、生物科技和材料科技能够为所有利益相关者和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比如,我们不仅要研发替代能源,还要创造新型产品帮助更加有效地使用这些能源。为了最大程度地降低生产运营对环境的影响,我们已经更新并拓展了碳足迹目标。

这个城市已经设立很多具体的商业发展目标,比如节能减排目标。这些目标是否能够与整体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协调一致、整合一体?而且,三年前举办的上海世博会也为设立可持续发展目标奠定良好的基础,世博会上会展出过很多与可持续发展相关的技术,比如控制温室气体的新技术。随着世博会后续传播效应以及新兴理念和技术的推广应用,都将帮助推动整个城市不断接近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4.       与关键组织共同探讨实现目标的职责和可能的阻力

企业需要密切跟踪达成目标的进展过程,否则设立目标就变得毫无意义。在杜邦,高层领导和环境管理负责人会与其他管理者定期开会,评估战略执行进展情况。评估结果不仅对了解进展非常重要,而且能够体现改进机会、为整个组织创造更多价值。通过评估我们还能总结最佳实践,分享交流其他组织的实践经验。

这些评估也是对现状的审视,让我们了解行动计划的可行性和存在哪些阻力,以确定克服困难所需的额外资源和创新措施。

评估也为高层领导提供了倾听基层声音的机会。因为,环保的理念和承诺不仅是自上而下的过程,也是自下而上的过程。要获得真正的环保成果,不能靠单方面一次性的行动,必须依赖各级员工个人的无数日常决策。评估过程的核心在于理解企业的每个员工都有责任通过适合的方式推动环保项目走向成功。

5.       制定奖励机制强化关键项目和重要成果

15年前,我们创立了年度奖项奖励那些在环境保护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和团队,这个奖项一直延续至今,我们将它命名为可持续发展卓越奖。这个奖项的首要宗旨就是激发个人的成就感。我们将获奖的员工从世界各地邀请到总部授予这个荣誉,颁发有奖牌和证书,每个获奖团队还有机会选择一个环保和可持续发展教育相关的非营利组织,以团队的名义将所获得的5000美元现金奖捐助给这些组织、推动社区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这个奖项的评委一半来自公司内部管理层,另一半是外部的可持续发展专家,这体现了我们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视。同时,整个公司都能从这个奖项中受益,此奖项的数量和质量就像一个晴雨表,表现出公司对待可持续发展的热情和投入程度。当获奖个人或团队的经验在公司内部广泛流传和分享,这将鼓励和激发其他组织跟随学习并采用这些实践经验持续改进可持续发展业绩。

这里列举一个获奖项目的例子。

色宾河工厂是我们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最大的一个工厂。2000年,色宾河工厂再次承诺降低能源成本,并在整个工厂实施了一系列简单易行的分散项目,当这些项目初见成效时,工厂领导者组建整合项目开始将这些分散项目集中管理起来,旨在降低现有工厂的能源使用量。杜邦能源和流程顾问开展了能源评估、识别新的改进机遇,同时美国能源部也对工厂开展了独立评估。色宾河工厂还在杜邦内部的能源能力中心分享了节约能源的实践经验。针对色宾河工厂员工节能改进和创新成效,杜邦内部先后组织了超过55个项目进行审查调研。

2006年,能源使用量与2000年相比降低了20%,每年节约价值3300万美元的成本,总计节约了25,000个英热单位的能源,价值总额高达1.01亿美元。按照美国中西部地区家庭燃料使用平均量计算,杜邦节约的天然气足够为257,000个家庭供热一年。温室气体排放量每年减少了150.7万吨,相当于276,000辆中型轿车排放的二氧化碳总量。

另外一个例子来自中国。2004年,杜邦收购了湖北一家工厂,尽职调查显示工厂的各方面条件既不符合当地政府要求,更与杜邦HSE标准相去甚远。收购之后,杜邦立即采取行动解决工厂所面临的各种问题。监督委员会要求停产整顿,开展了第一阶段的可持续发展项目,包括外包树脂生产业务,聘请符合要求的供应商进行污水处理,同时改进了砂光除尘流程解决了污泥污染问题。

监督委员会与工厂员工、社区和政府官员沟通了解决问题的计划和实施步骤。6周之内,工厂恢复了生产,并顺利进入到可持续发展项目的第二阶段。在这个阶段,工作重点包括地下水修复、消防系统升级、砂光灰尘处理、听力保护装备以及降噪等问题。

由于可持续发展项目收效显著,湖北工厂还得到社会公众的认可和好评,2005年12月,黄冈市授予杜邦湖北工厂十佳环保标杆企业;2005年1月和2月,浠水县分别为工厂颁发了杰出工厂奖和最受尊敬工厂奖,也是这一年,湖北工厂赢取了杜邦可持续发展卓越奖,工厂将公司提供的5000美元现金奖捐赠给了浠水县环保局以帮助当地公司和个人改进环保条件。

杜邦在过去15年间实施了众多项目,取得了显著成效,以上两个例子只是冰山一角。

6.       与关键非政府组织和其他外部组织建立伙伴关系

在企业内部,值得强调的一点是要从不同角度看问题,同理,在企业外部,来自不同组织和行业领域的不同观点也不容忽视。我们已经与各种外部组织和个人建立了长期联系并保持对话沟通,这为我们的可持续发展工作提供了宽广的交流平台同时也从不同角度检验可持续发展工作的有效性。我们甚至与那些对杜邦持质疑和批评态度的组织和个人进行交流互动。这样一来,我们能够全面地了解改进空间在哪里,同时为未来的项目和行动营造互相尊重的氛围、赢得更多合作机会。

值得骄傲的是,去年我们在美国华盛顿一个媒体发布会上公布了2015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杜邦作为论坛嘉宾出席了此会议,与会的还有世界资源研究所所长、美国环保协会会长以及社会公民组织首席代表等。会议期间,这些组织与杜邦就某些问题上产生了分歧,但至少他们愿意出席这场由杜邦赞助的活动,这已经表明他们理解杜邦对可持续发展的深刻承诺,也理解杜邦对各种对话沟通都保持开放心态,杜邦也始终愿意在必要的时候变革创新、持续改进。

上海以及中国的其他很多城市,已经作了很多工作鼓励公众参与监督和改进公司行为、提升环保业绩、产品质量和卫生标准等。政府可以考虑建议企业将这些做法拓展到可持续绩效方面,利用第三方资源鼓励各个行业和各方公众参与到可持续发展项目中来。

结束语

我希望我分享的杜邦可持续发展经验和对上海的初步想法能够对今天的探讨有所帮助。我想强调的一点是杜邦承诺在上海的生产和研发等各种经营活动都以追求可持续发展为前提,同时也愿意鼎力支持上海建设可持续发展城市,这是关系到每个公民利益的百年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