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邦公司网站使用cookie旨在为您提供一个更好的在线体验和服务;如继续访问,表示您同意“隐私保护声明”中提及的关于cookie的使用。

幸福生活,从“肠”计议 

一说起健康,人们大都觉得其与心肝脾肺肾等脏器关系密切,却往往忽略了肠道的关键性作用。除了皮肤之外,肠道是人体与外界接触最多的器官,它不仅是人体消化系统的一部分,还是最大的免疫器官,是人体有效的保护屏障,能够帮助人体抵御外界有害物质的侵袭和攻击,筑起人体疾病预防的重要防线[1]。俗话说“欲无病,肠无渣;欲长寿,肠常清”,肠道对人体健康管理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然而,随着生活节奏的日益加快和现代饮食的过度精细化,肠道开始面临更多的压力和挑战,公众肠道的健康问题因此不断滋生并加剧,整体状况不容乐观:大肠癌已成为中国四大癌症之一[2];有相关调查研究表明,早在2003-2007年中国结直肠癌发病率就已高达28.08/10万,远超世界标准人口年龄调整(世标率) 19.27/10万的发病率,且各年度的结直肠癌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呈平稳上升趋势[3];而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肠癌的发病率也跃居前列,如上海地区的大肠癌发病率已位列第二,仅次于肺癌[4]……这一系列触目惊心的数字不仅点醒了人们肠道健康的重要性,它同时折射出了公众对肠道健康重视程度的严重不足及早期预防意识的匮乏。那究竟应该怎样养护肠道呢?其实,最简便也是最直接的途径之一即是保证膳食纤维的足量摄入。

利体素®膳食纤维,传递肠道养护新理念

膳食纤维是不被人体胃和小肠消化酶分解的一类碳水化合物的总称,可细分为非水溶性及水溶性两大类,和传统的六类营养素——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维生素、矿物质与水并列,被营养学界誉为第七类营养素[5]。膳食纤维作为不会为人体带来额外负担的低热型营养补充,有包括降低胆固醇、抑制血糖上升等在内的多元化功效,而其中最为突出的即为它对肠道类疾病的预防和养护功能。活跃于肠道内的它不仅是代谢体内废物的好帮手,有助肠道蠕动促消化;还是调节肠内菌群结构的排头兵,可促进肠道内有益菌的增长并有效抑制由坏菌制造的有害物质的吸收[6]

但近年来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成年人的膳食纤维摄入量每日仅约12克,与中国居民膳食纤维的特定建议值25克相去甚远[7]。因此,开发并丰富膳食纤维的品类来补充正常食品膳食纤维含量的不足,对解决现阶段公众膳食纤维的普遍缺乏现象并提高人们的肠道健康水平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杜邦TM丹尼斯克®利体素®膳食纤维便是这样一种为公众膳食纤维补充带来更多可能性的优质原料!

杜邦TM丹尼斯克®利体素®膳食纤维,是优质的水溶性膳食纤维,其成分是聚葡萄糖,由葡萄糖和山梨醇合成而来。根据杜邦营养与健康通过大量临床试验所挖掘并验证的结果表明,其具有膳食纤维及益生元的双重功效,可充分满足现代人对高纤、低脂和低糖的健康需求。那么摄入具有益生元功能的膳食纤维对肠道养护究竟有怎样特别的益处呢?

增益去害,平衡肠道微环境

在人体肠道内,定植着不同种类的菌群。一般情况下,肠道菌群的种类和数量是相对稳定的,它们与人体和外部环境共同建立起了一个动态的生态平衡,共同守护人体健康。而一旦菌群生态失衡,各类肠道问题就将随之而来[8]。杜邦TM丹尼斯克®利体素®膳食纤维凭借其益生元功效,能有效促进机体内有益菌的增长,抑制有害菌的滋生,为体内益生菌提供“原料”补给,最终长效维持体内菌群的平衡,守护肠道健康。研究人员曾针对中国人群进行了以下实验来评估利体素®膳食纤维的摄入对肠道菌群的影响。实验选取120位志愿者,通过安慰剂对照、随机、双盲的实验方法将其分成4组,每组每天分别摄入0g,4g,8g和12g的聚葡萄糖,并在服用28天后,检测志愿者的肠道功能及体内菌群。实验结果表明,每天摄入聚葡萄糖的量达4g时,其体内的有益菌数量明显增长,而有害细菌的数量则相对减少[9]。此外,经科学验证,当膳食纤维辅以益生菌摄入时,人体内有益菌群的增长将更为显著[10]。

缓慢发酵不胀气,呵护肠道减压力

在人体的日常消化过程中,肠道主要行使着消化、分解和吸收的功能。膳食纤维主要在大肠被肠道菌群发酵分解。如果发酵过快,可能在肠道内产生大量气体从而引发胀气,这不仅将影响肠道对营养物质的吸收,还易触发腹痛及其他不适应症。杜邦TM丹尼斯克®利体素®膳食纤维所具备的慢发酵特性则为饱受胀气困扰的群体送去了福音。因为相较于其他来源的水溶性膳食纤维而言,具有缓慢发酵功效的杜邦TM丹尼斯克®利体素®膳食纤维有更高的耐受性,能在体内缓慢持续发酵,有助于缓解气体对胃肠道的压力[11],不容易引发胀气,进而更好地呵护肠道。

当然,除了确保膳食纤维的足量补给,养护肠道还需要协同个人良好生活习惯的养成,包括:一、进行适当的运动锻炼,其有利于促进肠道蠕动[12],防止肠道本身因各种因素而造成的功能退化;二、保持愉悦的情绪和精神状态。哥伦比亚大学神经学家迈克·格尔松教授曾提出,肠管和肠道神经系统、肠道微生物形成了人体的第二大脑——肠脑,它影响人的喜怒哀乐、思维和认知能力,对人的心理和精神健康有重要的影响[13]。因此,学会调控和驾驭自己的情绪,对维护肠道内环境的稳定大有裨益。

杜邦营养与健康一贯专注于将食品和营养的深刻理解与前沿研发成果和专业科学技术相结合,提供优质的特色食品配料并生产美味与安全兼备的食品。杜邦TM丹尼斯克®利体素®膳食纤维作为其在食品应用领域的突破性成果,凭借优良的品质已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膳食纤维源。杜邦营养与健康秉承着精益求精的创新理念,杜邦Ô丹尼斯克®利体素®膳食纤维满足全球消费者对于优质膳食纤维食品的需求。

 

 

[1] 张睿, 何桂珍. 肠道免疫机制对肠内营养改善患者结局的影响[J]. 中华临床营养杂志, 2011, 19(5): 330-333.

[2] 于飞洪, 巴明臣, 龙惠, 等. 雷替曲塞用于大肠癌患者腹腔热灌注化疗的思考与展

[J]. 中国医学工程, 2014, 22(5): 193-194.

[3] 陈琼, 刘志才, 程兰平, 等. 2003~ 2007 年中国结直肠癌发病与死亡分析[J]. 中国肿瘤, 2012, 21(3): 179-182.

[4] 郁宝铭. 微创手术在结直肠癌中的现状和发展趋势[J]. 国际外科学杂志, 2015, 42(008): 510-512.

[5] 刘静, 李湘利, 朱攀攀, 等. 超声波辅助酸碱法提取香椿叶膳食纤维的工艺研究[J]. 食品工业, 2015, 3: 057.

[6] 周松, 刘永刚, 张国祥, 等. 膳食纤维在肠内营养治疗中应用的文献分析[J]. 肠外与肠内营养, 2015, 2: 013.

[7] 张薇, 傅春玲, 秦立强, 等. 膳食纤维与营养相关疾病的关系: 来自 Meta 分析的证

[J]. 卫生研究, 2015, 2: 039.

[8] 尹军霞, 林德荣. 肠道菌群与疾病[J]. 生物学通报, 2004, 39(3): 26-28.

[9] Zhong Jie, Luo Bang-yao, Xiang Ming-Jie, et al. Studies on the effects of polydextrose intake on physiologic functions in Chinese people[J].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2000, 72(6): 1503-1509.

[10] Tiihonen K, Suomalainen T, Tynkkynen S, et al. Effect of prebiotic supplementation on a probiotic bacteria mixture: comparison between a rat model and clinical trials[J]. British journal of nutrition, 2008, 99(04): 826-831.

[11] 秦雪梅, 刘静, 霍贵成. 低聚糖与水溶性膳食纤维对婴儿肠道菌群益生作用研

[J]. 食品科技, 2011, 36(6): 96-100.

[12] 范怡. 便秘的治疗与护理进展[J]. 护理研究, 2004, 18(7): 1148-1149.

[13] Gershon M D. The enteric nervous system: a second brain[J]. Hospital Practice, 1999, 34(7): 3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