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性益生菌让宝宝远离湿疹困扰 

momandbaby

从十月怀胎、孩子呱呱坠地、到牙牙学语,再到蹒跚学步,新生命不同阶段的成长蜕变为每个家庭带来了幸福和欢笑。但新手父母在享受喜悦的同时却也被孩子接踵而来的各种健康风险所困扰,过敏性皮肤病——婴幼儿湿疹便是这样一种令全家烦恼焦心的健康问题。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妇幼保健中心于今年9月发布的《中国城市婴幼儿过敏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参与调查的婴幼儿中,约有40.9%曾发生过或正在发生过敏性症状;0-24月龄婴幼儿各类型过敏性疾病的现患率达12.3%,且以皮疹瘙痒、眼鼻症状和胃肠道症状为主。由此可见,包括湿疹在内的过敏病症已成为影响我国婴幼儿健康的主要疾病之一。

因婴幼儿湿疹瘙痒、反复发作所引发的皮肤损伤和继发性感染等不仅会严重影响患儿的健康发育,还将增加他们罹患其它过敏性疾病的风险,并对其成人期的身体健康产生影响[1],[2],[3]。传统医学对婴幼儿湿疹的治疗手段,在临床上主要分为局部和全身治疗两种。局部治疗常以使用硼酸、糖皮质激素等为主;而全身治疗则通常使用抗组胺药物、静脉注射氯化钙等[4]。然而以上方法的疗效虽已得到肯定,但这些治疗只可减轻患儿当时的病症,基本无法避免后续复发的可能。此外,激素的长期使用还易触发患儿局部毛细管扩张及皮肤色素沉淀在内的诸多副作用[5]。因此,对婴幼儿湿疹防治的进一步探索显得尤为必要。

益生菌——婴幼儿湿疹防治新突破

近年来,随着对婴幼儿湿疹发病机制研究的深入,新的有助于预防并治疗婴幼儿湿疹的方法不断被挖掘。利用益生菌,这一活性有益微生物,调节婴幼儿免疫系统从而预防并缓解湿疹的发现便是其中之一。《临床与实验变态反应》杂志期刊曾登载一项临床实验研究,以 105位孕妇为研究对象,孕妇本人或胎儿的生父曾被诊断为湿疹、哮喘或过敏性鼻炎。利用随机、双盲和对照的实验方法,让部分孕妇在分娩前2-5周每天服用含益生菌组合 (杜邦Ô丹尼斯克ÒHOWARUÒ EarlyLife)的膳食补充剂,连续服用至产后6个月,新生儿出生后让其连续服用至2岁。研究发现,经益生菌组合中所含的杜邦Ô丹尼斯克Ò专利菌株——鼠李糖乳杆菌HN001TM干预后,湿疹在新生儿中的发生率显著降低,患病儿童的症状也得到有效缓解;新生儿停服两年后,湿疹的发病率仍得到有效的控制[1]。可见,益生菌对婴幼儿湿疹,尤其是遗传过敏性体质所导致的湿疹,能有效且长期地预防并有利于缓解病状的功能性均已得到了科学的佐证。且由于益生菌无毒无副作用,不会让人体产生任何依赖性[2],故其被广

故其被广泛运用于食品及生命健康领域。作为全球领先的益生菌制造商,杜邦营养与健康拥有百年研究探索经验,其旗下杜邦Ô丹尼斯克ÒHOWARUÒ益生菌从万种菌株甄别配比出最全的产品组合HOWARUÒ EarlyLife即为其针对婴幼儿遗传过敏性湿疹所提供的解决方案,为婴幼儿健康撑起健康保护伞。

干预过敏进程,益生菌守护成人期健康

婴幼儿时期是人的一生中非常重要的时期,生长发育迅速。但由于其自身免疫系统发育尚未成熟,婴幼儿同时也是过敏疾病的高危人群,尤以有家族过敏史的婴幼儿为代表。过敏在婴幼儿阶段一旦发生,体内的过敏历程即将被启动,且几乎不可逆转。因此过敏性疾病不仅影响患儿在婴幼儿时期的健康成长,如果无法治愈将会持续影响到成人阶段的健康。以湿疹为例,据相关研究数据显示,大约60%的婴幼儿湿疹病例可以持续到成年阶段,严重者甚至会发展为哮喘和过敏性鼻炎等[1]。由此可见,在生命早期阻断过敏历程对过敏预防具有重要的意义。作为可有效干预过敏性疾病如婴幼儿湿疹发生的有益菌,益生菌对婴幼儿成年后健康的保障作用不言而喻。可以预见,在干预过敏进程的关键期,即“过敏体质”形成之前,摄入含益生菌的食品补充剂将有望成为预防过敏病症的主流手段。

优质益生菌,全面构筑婴幼儿健康防线

除了在防治过敏性疾病领域有着出色的表现,通过不同的菌株配比组合,益生菌对感冒及儿童腹泻等婴幼儿成长过程中有可能面临的诸多健康问题都有着显著的功效。《儿科学》刊登的一项研究表明,摄入充足数量的益生菌(杜邦Ô丹尼斯克ÒHOWARUÒ Protect儿童系列),其所含包括嗜酸乳杆菌NCFMÒ和乳双歧杆菌Bi-07Ò在内的的活性成分可有效减少患儿感冒的症状,降低他们对抗生素的需求并缩短患病持续的时间,有助于在感冒及流感季节保持儿童身体健康[2]。从添加了益生菌的产品中轻松获取足量缓解病症的有益菌想必将逐渐成为父母们照料生病宝宝的新选择。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在摄入含益生菌的补充剂时要格外留心其储存环境,必须将其低温冷藏以确保细菌活性。此外,由于益生菌是有益于身体健康的微生物,而抗生素是具有选择性抑制或杀死多种微生物的一类有机物质,故益生菌易被抗生素抑制、破坏甚至灭活,会降低益生菌摄入的效果,因此建议避免两者同时服用,或部分可间隔一段时间分开服用[3]。

杜邦营养与健康引领益生菌的前沿探索,经百年发展已发掘万株专利菌株,坐拥功效全面的产品系列,在卫生部颁布的《可用于婴幼儿食品的菌种名单》共7项菌株中独占4席。其在亚洲专设有菌种工厂,致力于以精简高效的发酵及浓缩干燥工艺与专有的稳定性技术,确保旗下品牌HOWARUÒ益生菌完美的活性,最终提供从市场调研、产品研发、生产设计到终端上架的优质解决方案!

[1] Lee J, Seto D, Bielory L. Meta-analysis of clinical trials of probiotics for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pediatric atopic dermatitis[J]. Journal of Allergy and Clinical Immunology, 2008, 121(1): 116-121. e11.

[2] Thestrup‐Pedersen K. Atopic eczema. What has caused the epidemic in industrialised countries and can early intervention modify the natural history of atopic eczema?[J]. Journal of cosmetic dermatology, 2003, 2(3‐4): 202-210.

[3] Van Der Aa L B, Heymans H S A, Van Aalderen W, et al. Probiotics and prebiotics in atopic dermatitis: review of the theoretical background and clinical evidence[J]. Pediatric Allergy and Immunology, 2010, 21(2p2): e355-e367.

[4] 赵华伟, 王珏. 口服益生菌防治婴幼儿湿疹的研究进展[J]. 2011 年中国药学大会暨第 11 届中国药师周论文集, 2011.

[5] 雒春香, 余静珠, 周红宝. 金银花煎液外洗治疗婴儿湿疹 50 例疗效观察[J]. 中国药物与临床, 2013, 13(6): 803-804.

[6] Prescott S L, Wickens K, Westcott L, et al. Supplementation with Lactobacillus rhamnosus or Bifidobacterium lactis probiotics in pregnancy increases cord blood interferon‐γ and breast milk 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β and immunoglobin A detection[J]. Clinical & Experimental Allergy, 2008, 38(10): 1606-1614.

[7]赵华伟, 王珏. 口服益生菌防治婴幼儿湿疹的研究进展[J]. 2011 年中国药学大会暨第 11 届中国药师周论文集, 

[8] Anderson M L. Atopic Dermatitis—More Than a Simple Skin Disorder[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Nurse Practitioners, 2005, 17(7): 249-255.

[9] Leyer G J, Li S, Mubasher M E, et al. Probiotic effects on cold and influenza-like symptom incidence and duration in children[J]. Pediatrics, 2009, 124(2): e172-e179.

[10]刘广南. 不合理使用肠道益生菌药分析[C]. 2004年中国药学会学术年会论文集, 2004.